铁皮屋顶上的猫

【锤基】Speed/极速快感(绝命毒师AU)(三)

这篇的设定很吸引人,期待后续

一袋儿棕狮:

脑洞简介 


(一) (二)


(三)


一辆鲜红的道奇挑战者在驶过蓝灰色的马路,扬起血色的沙尘,道路两旁灰绿的树木上飘着被染上土色的白云。




Loki开着车漫无目的地行驶在路上。他刚想到了怎么样解决后备箱这个麻烦,却没想到更大的麻烦让他走投无路。原本急中生智打算买几桶氢氟酸毁尸灭迹,可现在离家出走身无分文。不知不觉,天色渐渐黯淡,车驶达Rapture,事到如今,只能又让“Kitty”出马了,也许可以跟酒吧老板商量多分一些小费。




Baby baby


Do not love me


Because I’m afraid of


The heart you are in


Baby baby


Do not make a promise


Because it’s just like


A vase easy to break


But baby


There is only one thing


Which bothers me


And that is I can’t live anymore


Without you




一曲终了,Loki缓缓站起,收起跳舞需要的椅子。今天的唇舞让他格外伤感,台下的观众似乎也被感染,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叫好连连。Loki走下台去准备卸妆,却不料被人拉住了胳膊。




“Gast先生?!”Loki身后是一个身材瘦高,头发灰白,面相精明的中年男子,很显然这正是他的化学老师。肯定又是Malekith那个狗杂种!“你不想要推荐信了吗?”Gast先生似笑非笑地提醒Loki。可还未等他开腔,便被高出他半头的Gast先生强行拖出了Rapture。Loki虽然身高6.3英尺,却十足缺乏力量,只因为他总是不愿意参加户外运动,苍白到有些病态的皮肤也说明了他长期不见光的生活习惯。




“不用这样吧,我只是一天没有请假不用这样对我吧,学校也没有规定学生不可以来酒吧表演啊,如果是Odin请你来的那请你告诉他我不会回去的,我跟他没有挽回的可能了。”Loki只是觉得不耐烦,为什么所有的人都不想他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哦?你离家出走了?”Gast先生似乎不知道Loki的事情,“那真是太好了!”Gast先生像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Loki仿佛第一次认识Gast先生,此时他看到的欣喜与兴奋从未在他的化学老师脸上出现过。




“不是,Gast先生你是不是听错了,我,离家出走了。”Loki认真地解释着,任性地想要斩断跟家庭的任何一种可能,不像一个逃亡的罪犯,更像是一个赌气的孩子。他本应还是一个孩子。而Gast先生并没有任何回应。渐渐地,拖拉变成了并肩行走。反正无处可去,或许Gast先生会看在他是自己最优秀学生的份上帮他找个住处,Loki这样想着。




两人走到了一个深巷之中,前方没有出路。Loki一路走来,并没有任何迟疑与恐惧的情绪,相反,他异常地兴奋,这可能是劫后余生的脱敏反应,更可能是他骨子里对冒险的渴望。幼时和哥哥的调皮捣蛋,在学校里戏弄老师,都曾让他兴致高涨。这极速的快感,像毒品一样,是会让人上瘾的。也许Odin是对的,身体里的基因是洗也洗不掉的。




忽然,身旁的Gast先生转过身来逼近Loki,脸上和善的笑容不复存在,他缓缓开了口:“Diego去哪里了?”Diego,谁是Diego?Loki大脑开始快速地搜索。Gast先生看他迟迟不回应,不耐烦地补充道:“就是昨天晚上跟你一起离开Rapture的那个男人。”Loki拔腿便跑。他以为的勇敢面对还是在这一刻溃不成军。




“就是昨晚跟你一起离开Rapture的男人。就是昨晚跟你一起离开Rapture的男人。就是昨晚跟你一起离开Rapture的男人。就是昨晚跟你一起离开Rapture的男人。就是昨晚跟你一起离开Rapture的男人……”恼人的声音像是在Loki大脑里单曲循环播放,他找不到开关。来不及想为什么Gast先生会知道那个人的行踪,Loki只觉得自己像是宰猪厂里赤身裸体挂在生产线上,等待着屠户剖解他的每个部位,他快要窒息,他感觉自己的秘密无处可藏。唯有逃跑。唯有逃跑,才能让他有片刻喘息的可能。快,快开着车逃走。




眼前一道白光闪过,Loki失去了知觉。




“弟兄们,今天又有新活儿干了。”Thor容光焕发,在白板上贴好照片,又是平常的周一,平常的失踪案。“Diego Alberto Anda Varga,男,墨西哥裔,非法移民,无固定职业,靠在小镇的餐厅打短工为生,报案人是他双目失明的父亲。据报案人称,Diego前天出门以后没有像往常一样带着食物和酒回来,昨天一天更是没有任何消息,于是今天就报了警。”这样的身份在他们这个小镇再寻常不过,十个有九个是被追债的人截杀,九个半是因为贩毒团伙的利益纠葛。




“他失踪前的穿戴呢,头儿?”机灵的新人Mike又抢先提醒。




“正要说呢,”Thor对于被抢话并不恼,依旧笑容满面,带着阳光的味道,“报案人特意强调,他儿子失踪前穿了一双匡威,因为那是他家里唯一的一双鞋。所以,Mike你跟Lorde去Diego经常工作的那几个餐厅询问一样他平时跟哪些人打交道比较多,最好能打探到他前天的行踪。”Thor给新人们下派了任务,鼓励性地拍拍他们的背,“加油,菜鸟们,刚来就遇到失踪案运气很不错了,像我当初第一个活儿是给San Antonio餐厅的老板哄她的猫下树!”




“我听说过!那个小杂种还尿了你一脸!”警署里一阵哄笑。




“那都是陈年旧事了……”Thor扶额,啊,好像又无意间把自己的丑事拿出来给大家当笑料了,“好了,玩笑开够了,该干正事儿了,快去快回。”他赶紧催着小混蛋们去干活儿了。警署终于安静下来,Thor闭上眼睛,回味昨天的温存。




充满朝气的清晨渐渐日薄西山,Thor今天在警署里异常专注,专注地在脑子里干了弟弟不下几百次。他确定自己不喜欢男人,或者说,不喜欢其他男人,他只爱Loki。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爱上了自己被领养的弟弟,可能是他红着脸告诉自己对着某位男明星的海报射了,也可能是他抱着Loki安慰时对方不小心伸出了舌尖触碰到他肌肤上,还是第一次去Rapture看“Kitty”的表演。这些都不重要,因为直到昨天,他才意识到他有多爱Loki,爱到不关心他有多少秘密,爱到一秒的分离也百爪挠心……像开满100码驰骋在64号公路上,既是极致的危险,也是极速的快感。他爱Loki,无关性别,无关身份。




“头儿,”两个菜鸟回来了,“失踪案有进展了,不过,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有屁快放,我的天都21世纪了怎么还在用这种烂梗。”平时好脾气的Thor对于他们这次打断自己的脑内活动反常地没有耐心,有些惊到了新人们。




“好,那我们长话短说,据Diego工作的Moment餐厅老板提供的信息,他周六一般都会去Rapture,那个鱼龙混杂的酒吧;我们又去了酒吧,酒吧老板说自己一无所知,而据熟客指认,Diego那晚在Rapture喝得酩酊大醉,并且跟一个变装皇后Kitty离开,Kitty的本名,是Loki,头儿,你的弟弟。所以,接下来我们去了你家……”




自己的弟弟?那太方便调查了,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人了……等等,Thor突然清醒过来,他想起了回家时Loki怪异的反应,与此同时,Lorde拿出了一个透明袋子:“这是我们在你家的泳池里发现的——一只匡威鞋,并且,”Lorde顿了顿,像是怕有人听了会杀死他们,“奥丁先生说Loki周末带外人来到过家里,发生了关系,还,还吸食了摇头丸,我们提取了沙发上的精斑比对DNA是否与当事人吻合,摇头丸也作为证物带了回来……”




Thor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昨天还跟弟弟初尝禁果,今天?今天就得知他卷入了失踪案,还有回到家Loki那一副惊慌的样子……他不敢想了,他必须先找到Loki。




“对了,我还忘了说,”Lorde这“短说”可一点也不短,“Loki今天跟你的父亲大吵一架,离家出走了。可他今天还去了Rapture,就在我们到之前……”




马路上的悍马发出焦急的启动声,Thor早已夺门而出,也不知听没有听到这句话。




城区外公路旁的荒地上,一辆血红色的轿车剧烈地震动着。四野寂寥,只有快要摇散架的轿车零部件吱吱呀呀的声音和路上呜呜驶过的汽车。那些行人对此见怪不怪,肯定又是哪对小情侣在车里激情四射呢。




过了一会儿,车上走下来一个灰发男子,汽车后备箱的盖子被打开,一个口眼都被蒙住的黑发男子跟一个尸体背靠背捆绑在一起。灰发男子解开绳子,一路拉扯着黑发男子进了旁边一个荒废的工厂厂房。




“你知道,这是多大的一笔生意吗,就断了,就这样断了!”Gast先生背着手踱着步,忽地又跑过来狠踹被绑在汽油桶上依旧蒙着眼的Loki,“那个混蛋身上的摇头丸呢,去哪儿了!告诉我!”Loki嘴角勾起了一个骇人的弧度。




TBC

评论

热度(28)

  1. 铁皮屋顶上的猫一袋儿松狮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的设定很吸引人,期待后续